随后该项目停滞

2018-01-13 12:37

2011年8月,歌手张咪被举报诈骗百万在首都机场遭警方拦截并带走调查。警方后经调查,认为涉嫌诈骗证据不足未予立案。女子水晶乐坊的经纪人王飞跃在网上爆料张咪以制作音乐剧的名义,向服装设计师齐丽英和女子水晶乐坊的出品人黄子琦共索要投资150万元,随后该项目停滞,齐丽英和黄子琦认为张咪涉嫌诈骗并将其告上法庭。

发布会上,久未露面的张咪也向媒体阐述了两年间被指诈骗的坎坷心路张咪发言全文如下

关于诈骗案的起因,张咪律师方面的说法指对方违约在先,2010年9月,为投资舞台剧《中国一夜》项目,齐丽英与外籍人士ediswoboda签署了项目投资合同,黄子琦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市华筝古韵文化艺术中心与北京东方欧美图文设计制作有限公司签署投资合同。齐丽英及华筝古韵在分别签署投资合同后,未能如约履行合同,违约在先,拒不接受制作方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要求,并在试图抽回投资款,遭到拒绝后,齐丽英及华筝古韵法定代表人黄子琦即以张咪涉嫌诈骗为名向媒体散布、爆料,造成该舞台剧项目重大损失,以致被迫停滞,投资合同无法如期继续履行。就此,东方欧美公司也已于2011年11月30日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合同纠纷诉讼。本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张咪哽咽表示这两年以来自己度日如年,个人名誉及演艺事业遭受毁灭性打击,父亲为此多次住院抢救,女儿更是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每次搜索自己名字的时候,看到所有的文章(微博)都是把我和诈骗这两个字连在一起,我每次合上电脑都想从楼上跳下去,真的想死。

6月24日,歌手张咪召开维权发布会,称两年沉冤终于得到公安机关的昭雪,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所谓张咪诈骗举报已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并表示已于2011年12月8日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就齐丽英、黄子琦等人诬陷其诈骗提起名誉权纠纷诉讼。

我首先感谢媒体各位朋友今天的到来。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期盼着还我清白这一天到来(哽咽)。现在我坐在这里,还是很害怕回想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我在歌坛20年来几经沉浮,无数次的跌倒,无数次的爬起来,但是这一次跌的最痛、最艰难,因为是被恶意推倒,把我推到人生的低谷,个人名誉和演艺事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我的家人和我一起蒙冤受辱。我的爸爸80多岁,无法接受诈骗这两个字带来的伤害,已经几次住进医院(哽咽)。我的女儿也承受压力,非常惧怕进娱乐圈。我来自东北普通家庭,没有背景,一点一滴都是努力换来的,我的名誉和生命一样重要,是无法拿金钱衡量的。所以今天,当公安给了我清白的定论后,我要用生命来捍卫我的名誉,让那些谎言、诽谤都还原真实。我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维护自己的权益,但绝不可以建立在危害他人名誉的基础上。(哽咽)

当天的维权发布会上,张咪律师王军、王立岩出示相关证据并阐述公安机关不予立案的决定。他表示:认定一个人是否犯罪,必经三个法定步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判决。在张咪事件中,公安机关做出不予立案的决定就表示,在公安机关的调查中,张咪不存在举报人声称的诈骗行为。

我期待法庭给一个公正的判决,让我的生活和家庭回归正常,恳请媒体朋友今后不要用诈骗这样的抬头来写有关我的文字。因为每次搜索自己名字的时候,看到所有的文章都是把我和诈骗这两个字连在一起,我每次合上电脑都想从楼上跳下去,真的想死。如果不是亲人和朋友的开导,我想我很难有勇气再次站起来,谢谢大家。现在在这里也给今天到场的媒体朋友鞠躬,谢谢大家。

张咪还表示,已于2011年12月8日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名誉权纠纷诉讼,要求齐丽英、黄子琦等人停止侵权行为、通过各主要媒体公开致歉、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抚慰金共计人民币250万元。本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这令人联想到今年5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原告齐丽英以胜诉结案,根据该民事判决书,张咪必须在七日内偿还欠款共76万元多,再加上东方欧美公司需返还的欠款,总共是88万元(883176元)。判决当日,张咪并未露面而是委托律师出席。对于这一判决,张咪的律师回应称这是基本概念的混淆,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不同。诈骗是刑事方面的概念,机关不予立案的决定充分说明在刑事方面张咪不存在诈骗行为,也不应该承担诈骗的罪名或承担任何的刑事责任。从民事纠纷的角度上说,张咪是受请托或指定,成为项目专款专用的开户人,但是张咪从来没有动过里面的钱,也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好处,法院判决张咪承担民事责任,对此我们是有异议的。项目为什么会停下来,究竟是哪一方在违约,这个事实是需要认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