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在乘客们看来

2017-12-07 12:46

一位微博名为tianjialu的网友是走上停机坪的乘客之一。她用一条微博表达了自己的愤怒:我们还在跑道上,没有人理我们,只有警察来吓我们!我们通宵没有睡觉、没有水喝!没有人管!

类似昆明这场冲击停机坪的事件,今年4月也曾在上海和广州的机场上演。当时,有人躺在地上阻碍接驳车的通行,还有人迎头走向一架滑行中的飞机,想把它拦下来。

四川航空副驾驶员陈鸣也在网上看到了这些乘客的故事。在他看来,这些纠纷之所以频频发生,当然与机场和航空公司的服务漏洞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人们对民航业不够了解。

相比之下,昆明的乘客们所受到的待遇要更高一些。在停机坪上静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几辆机场接驳巴士驶近了停机坪上的乘客,将他们统统包围起来。随后,民航云南监管局、机场公安局也紧急调配相关人员到停机坪上劝退旅客。大约在9点40分,全部乘客离开停机坪返回了候机大楼。

王芳则记得,当时他们一群人追着祥鹏航空的旅客,从二楼跑到位于一楼的3号登机口处。大伙看到登机口旁有个门开着,也没有任何安保人员看守,很轻松就走了出去。

从零点开始围堵登机口,14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在两点左右坐上飞机。不过,西部航空一位工作人员帮这些旅客算了另一笔账:如果零点的那班飞机能够按时起飞,前往西双版纳,那么在天亮之前,两批乘客就都可以顺利到家了。

在网络的平台上,有人声援她,也有人指责她不能用违法的手段维权。最后,她删除了微博,并且改掉了自己的名字。

如今,还没有人可以说清,这些旅客到底如何冲进了停机坪。根据长水机场事后发布的通报,这些乘客混进了一支正常登机的旅客队伍中,从3号登机门冲了出去,工作人员想及时关闭登机门,但已来不及阻止。

而在飞往西双版纳的航班上,一些旅客拿了赔偿金之后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有人开始怂恿其他乘客,把赔偿金退回去。在机场困了10多个小时,拿400块钱就打发我们,凭什么?

尽管还没有等来离开的飞机,可在乘客们看来,他们终于等来了相关领导。飞重庆的旅客立刻拉着领导在一楼谈判赔偿。而在得到消息之后,飞西双版纳的旅客也跑出来,把领导拉到了2楼,和他们谈判。

可吴坚最终没有答应,一晚上的劳累之后,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

吴坚说,自己是突然之间发现,停机坪上竟然出现了走动的乘客。透过落地玻璃,吴坚看到停机坪上有30多人,有人在走,有人在跑,最后许多人干脆在画有黄线的辅滑行道上坐了下来。

当他认出这些就是那批飞重庆的旅客时,吴坚突然意识到,这件事的性质已经发生了转变。这样的维权方式也太不明智了!我们还不至于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吴坚说。

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一次延误需要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处理。陈鸣说,开飞机不像开车那样,想开就能开。航班的起飞降落都得经过民航总局,甚至空军的批复。

直到最终登上了飞机,这一场风波依然没有停歇。在飞往重庆的航班上,很多旅客开始觉得,每人400元的赔偿金太少了。他们抗议了很久,最后让航空公司将赔偿金额调整成每人500元。

在他的经验中,每一回因天气原因而造成航班延误或飞机备降后,乘客与航空公司、机场就难免发生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