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会成什么样

2017-11-10 00:41

在桐城市范岗镇杨安村,有这样一户人家,女主人黄梅左腿残疾,丧失劳动能力,全家五口人仅靠丈夫李敬阳在外做小工维持生存。九年前,侄子的双亲相继去世,成了孤儿,一家人却无怨无悔地抚养了他19年,并将他培养成一名大学生。

其实,那时候,黄梅自己也有两个孩子,而且大儿子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吃喝拉撒全要人伺候,还有一个77岁的婆妈,家里多了一口人,其生活艰辛可想而知。

原来侄子戴余新有段不幸的身世。1995年,戴余新出世。但是,母亲因为各种缘由精神失常,看着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左手残疾的父亲想到了求助同母异父妹妹黄梅。面对这种境况,黄梅一家人没有犹豫,将5个月大的侄子领到自己家里,总得有人拉这个孩子一把!话虽然简单,但真要做起来,却很困难。记者看到,在那间水泥砖砌成的2间房里,几乎没一件值钱物品,四处穿孔透风的墙壁长着霉,锅里盛着没吃完的白粥。

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似乎天经地义,而抚养侄子却不是义务。虽有人好心规劝,但是这一家人却毅然默默地承担了这一切,而全家的经济来源仅靠年近半百的李敬阳在外做小工。由于没什么文化,只能起早贪黑,就是为多挣几个钱能让家里条件有所改善。看到家里顶梁柱这么辛苦,小儿子和侄子都很懂事,小儿子李明明初中毕业后,考虑到家庭情况,决定把上学的机会留给弟弟戴余新,一个人外出打工。在这对夫妻眼里,侄子就是自己的儿子,和亲生的孩子没有区别。甚至有时候,吃的用的,到最后偏袒的都是自己的侄子。

20年了,这个孩子要不是他们家,真不知会成什么样。他们家真是没得说,人心好啊。街坊邻居如是感叹。